乐游网官网-带母出嫁

乐游网官网-带母出嫁

清晨5点半,梅爱平轻手轻脚起床了。打扫卫生,收拾屋子,用热乎乎的毛巾为母亲擦脸、擦拭身体,细心地在母亲的病腿上涂满药膏,将冒着热气的挂面汤端上饭桌……看着母亲吃饱喝足,梅爱平这才叮嘱几句,急匆匆出门上班。梅爱平几十年如一日照顾患病养母,甚至带着母亲出嫁的事迹在村里传为佳话,梅爱平却总是说:“这不算什么,没有她,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给母亲按摩

36年前,3月的一天,家住平谷区夏各庄镇安固村的梅阿姨在马路边发现一个被人遗弃的女婴。好心的梅阿姨将弃婴带回家,上了户口,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梅爱平。

梅爱平7岁那年,母亲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加重,父母离异。懂事的梅爱平学会了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完成大专学业后,尽管品学兼优,但面对病魔缠身的母亲和窘迫的家庭环境,梅爱平毅然决定放弃升学,开始务工养家,挑起了生活的大梁。

梅爱平

生活中,梅爱平逐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她在母亲面前一如既往,从不追问此事,生怕母亲伤心失落。

2005年,梅爱平恋爱了,小伙子是魏太务村人刘小维。在交往过程中,心地善良的姑娘深深吸引了刘小维。眼看婚期临近,梅爱平鼓起勇气忐忑地对刘小维说:“你看,我这一走,我妈妈可怎么办?”小维试探地说:“咱把老人送敬老院,行吗?”“不行!我们相依为命20多年,我舍不得!”“但,她毕竟不是你亲妈呀”。20多年的母女情涌上心头,梅爱平哇地一声哭了。“她就是我亲妈,她虽然没生我,但她养育了我20多年。我不能撇下她不管,我就一个条件,我要带着她出嫁!”。

给母亲擦脸

小维回到家,一五一十地向父母说明了情况。小维父母对梅爱平的家事早有耳闻。“傻小子,快告诉爱平,咱同意。这样的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

2007年初春,美丽的新娘梅爱平嫁到了魏太务村,但陪伴她的并不是伴娘,而是一个身体佝偻的中年妇女。新娘落落大方地对三五成群赶来祝贺的乡亲们说:“这是我的妈妈,今天,我带着她出嫁!”。

婚后,梅爱平一边尽心照顾公婆,一边一如既往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公婆知道儿媳妇的心事,有好吃的就送给亲家母,每天和她聊天解闷。“亲家母,就冲爱平对你的孝,她对我们也赖不了,咱们是一家人。”

如同出嫁前一样,即使自己做了母亲,梅爱平也一如既往对养母悉心照料。

将干净的毛巾泡进热气腾腾的蒲公英水或是盐水中,随后一把捞起、拧干,趁热一一敷在母亲的胳膊、腿上。为母亲热敷,是梅爱平每天的“必修课”。不仅如此,她还每周为母亲刮痧,或是帮母亲用艾草理疗。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天,母亲突然感觉浑身疼痛难忍,无法翻身,连饭都吃不下。梅爱平急了,连夜将母亲送去医院。经过一周的康复调理,母亲终于渐渐康复,梅爱平这才松了口气。

初夏的午后,梅爱平依偎在母亲身旁,为母亲念书解闷。“爱平就是我的亲生好闺女,她从头伺候我到脚底下,她就是我的手和脚。”梅阿姨欣慰地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