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终点站长期“扰民” 看这个区如何化解“邻避效应”

2021年11月29日 By admin Off

公交终点站长期“扰民” 看这个区如何化解“邻避效应”
“830路终点站搬走了!”最近几天,家住徐汇区康健街道杜鹃园小区的居民,都在讨论同一件事:小区门口的830路公交车终点站要搬迁了。站台数超过30站、路线长达20多公里、坐完全程要近2个半小时,830路公交车是上世纪90年代作为解决康健地区居民出行难的交通配套工程。线路南起徐汇区钦州南路与虹漕南路交叉口,北至普陀区万里小区,是一条典型的纵跨上海市中心的南北向公交线。多年来,这条超长公交线有效解决了徐汇杜鹃园、紫薇园等片区数万居民的交通出行难。然而,就是这样一条便民公交线,多年来在居民心中却始终存在一个“小疙瘩”:公交车位于钦州南路虹漕南路的首末站点,距离杜鹃园小区实在太近,小区大门口长年被停靠的公交车“左右夹击”。路过小区的非机动车不得不驶入人行道或机动车道,此前也曾发生过较为严重的交通事故。此外,位于路口的公交车终点站调度室,其实也是一处违法搭建,但因公交站点始终设立在此,迟迟没有拆除。终点站的“邻避效应”、时刻存在的交通安全隐患,使得这条深受居民欢迎的便民公交线一直有些“美中不足”。曾担任康健街道紫鹃园党支部书记的姜锡昌告诉记者,很早之前,居民区就成立了志愿者队伍,每天早晚高峰主动到这一公交站点维持秩序。今年,徐汇区在“满意在徐汇”大走访、“为群众办实事”大调研中,再度关注830路公交站点这一历史难题。走访团成员、公益律师余爱国主动提出,愿意协助居委干部,先听取居民建议,再从法理上梳理这一问题的来龙去脉。律师的加入为破解“微小”难题打开了视野。与此同时,走访团成员、连续五届担任区人大代表的卫永健则多次在早晚高峰时段,到站点现场察看交通状况,并牵头向区人代会提出建议:保留830路公交车一个站点,但要将终点站调度室迁移到桂江路沿线,那里的地方更加空旷,对居民和交通的影响都较小。徐汇区建管委和康健街道也一直密切关注公交车站的移站问题,徐汇区委党校也多次协调相关部门,深入走访调查。终点站肯定要搬,但具体搬到哪一个点位呢?上海巴士第二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蒋铭道出了其中难点。原来,公交车终点站迁移,一方面牵涉市级层面的交通规划,需要水、电、交通建设、公安交通、绿化市容等多部门协同。更关键的是,重新建造公交调度室,“邻避效应”使得具体地址始终难以确定。此时,作为属地单位的康健街道积极搭建平台,由徐汇区建管委牵头成立“攻坚小组”。区建管委市政交通部门负责人施敏带队,将这一牵涉庞复的历史民生难题作为区级民生实事项目,同时也作为城市精细化治理的典型案例全力推进解决。带着一张张现场“混行状况图”,攻坚小组逐一拜访市、区各相关部门,会同巴士公司负责团队多次到现场,反复研究各种方案的可行性。在多方共同努力下,经过多轮论证,最优方案正式出炉——830路公交终点站将沿着钦州南路往西移位600米正式“安家”。施敏介绍,看似小小一个公交站点,却牵涉到方方面面。以搬迁调度室为例,新地址是一片绿化带,但绿化带上有高压线,吊装工程只能在白天进行。但交通管理部门表示,这里紧邻中环线,白天交通繁忙,是寸土寸金的交通要道,施工只能在晚上进行。这些具体且实际的问题不胜枚举,对每个管理部门来说都是棘手的“红线”。如何解决?为了不影响钦州南路虹漕路的正常交通,交通管理部门利用周六、周日的交通低峰时段,提前规划线路,配置交警现场指挥。城建部门的大型施工车辆按照协调方案,准点到位进行搬迁。水、电部门陆续跟进,线路铺设一次到位。全区一盘棋地推进,终于在较短时间内解决了车站的搬迁难题。眼下,830路公交新终点站(调度室)已迁移至钦州南路与桂江路交叉口,紧邻樱花大道的一侧。这里地势宽广,港湾式设施便于公交车辆停放。位于钦州南路上杜鹃园小区门口左侧的站点,则是公交车的第一站,确保该片区居民乘车不受影响,交通隐患也得到了较彻底的解决。与此同时,原来占道而建的老调度室已经拆除,建成了优美的绿化小园地。在新终点站的对面,建设部门清理出几块犄角旮旯地带,种上花卉、小树,铺上草坪,实现还绿于民。绿化部门则巧妙利用樱花大道旁的小绿化带,“置换”出了钦州南路和桂果路的2处小型绿地。感受最深的无疑是杜鹃园、紫薇园等周边小区的居民。“现在出门,交通不乱了,骑助动车送孩子上学,经过小区门口再也不担心了。”居民们告诉记者。徐汇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周晨蔚表示,徐汇区“十四五”规划和区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中,都明确要求实施全要素、精细化管理,建设宜居宜业的“卓越徐汇”。830路终点站的搬迁可作为一次解剖麻雀式的经验,下一步通过用好已持续30年的“满意在徐汇”走访机制,复制推广为城市精细化治理的新模式。